首页> 娱乐> 音乐> 坐上一只
吴颖《坐上一只》介绍3.5分
  • 发行时间:2015-02-04

    发行公司:--

  • 分类: 歌曲

    语言:

  • 歌手: 吴颖

    时长:02:23

  • 专辑: --

    作词:--

  • 下载量:49

    文件大小:3.28 MB

  • 比特率:

吴颖《坐上一只》歌词

唱词:
(狱吏独白)提关汉卿。(狱卒白)知道,嘿!(吏白)关大夫是我娘亲活命之人,你不要吓坏他呀。(卒白)嘻嘻,大人,关汉卿此人吓不坏的。(吏白)快传。(卒白)知道。呔!狱吏大人有命,提关汉卿。(关白)日月照肝胆,霜雪添须眉。(卒白)不跪不参,等待何时?哦呔!(吏白)下去!关大夫,可知你的案情牵连越大,事情不妙啊。(关白)想我关汉卿弄到如此田地,还有什么更不妙之处呀?(吏白)关大夫,(三脚凳)你一罪已难饶,二罪更紧要,案中还有案,你可识王著其人?(关白)莫非益州千户王著将军?(吏白)正是他。(三脚凳)他看过了《窦娥冤》,当场高呼“为民雪恨”;果然为民除了害,杀却阿合马此人。(关白)壮哉王著!(吏白)危哉关大夫。关大夫,今有叶和甫先生,正为此案而来。你还要与他一见。还是一见为佳!(关白)任从尊便。(吏白)叶先生有请!(叶和甫白)汉卿,想不到在这地方来再见你面咯!我以前都曾经说过,你若写《窦娥冤》,一定凶多吉少,如今应验了吧。(唱石榴花中段)当时我劝你审慎,休为小兰案逞一朝之忿,今日祸已烧身,因你一意孤行。(关白)前事休提,且说你的来意。(叶白)汉卿,消息不好,你那好友王著与妖僧高和尚同谋,上月初十在上都把阿合马大人与郝祯大人刺死了。(关白)这不是天外飞来一个好消息呀!(叶白)坏消息!(关白)好消息!(叶白)坏消息!(关白)好消息!(叶白杭)你还要来抗争,可知你处境已危险甚。忽辛大人吩咐我,叫我向你来探询。你若是能听从,过去罪名全不问。(关白)哦,忽辛!我与忽辛并没有可商量之处。(叶白杭)你收一收火,何必眼睁睁。你与王著那件案情,快有大臣来审问。你若是能供出王著是一个叛逆之臣,杀阿合马大人,联合金汉愚民,颠覆朝廷,渠居心不可问。你若能如此招认,包管你卸却罪名可脱身。王著已死去多时,对证无人,你何妨答允?(白)忽辛大人还有赏赐,一百两黄金。(关白)一百两黄金?哈哈哈,我不受。(叶白)我最后问你一句,你答允不答允?(关唱滚花)你这个衣冠禽兽,居然想出卖好人。你这戏曲界的叛徒,给我即时快滚。走!(吏白)关大夫果然好汉。如果照他招供,定兴大狱,那时我们汉人,又添灾难。不过,关大夫,我通知你,你和朱帘秀就是这两天的人。你既不受叶和甫利用,但案情已定必难更改。我又无法救你,你还有什么要办的事,请你对我说吧。关大夫。(关白)唔!想我关汉卿生死置之度外,唯是家中尚有老母,待我死了之后,敢烦你带书一封,千万莫将她老人家吓坏。请上受我拜托。(唱快中板)千万安慰我娘亲,纵死九泉当铭感。知君原是热心人,(滚花)还有一个最后请求……(吏白)请讲。(关唱)能否令我与朱帘秀两个人面谈心悃?(吏白)好吧!人来,提朱帘秀!(关白)你……唉!(朱白)汉卿,我们先谈好消息,慢诉别离情。(关白)莫非王著事,你早已得风声?(朱白)对呀!闻说王著杀却阿合马,虽然被捕,也替天下人除却大害。他临刑之际,还高声大呼:我王著死后,定有人把我事迹写上一笔。这等英雄义士,正是你我要歌颂之人,也只有你才能写得出好戏。不知汉卿你可有此心吗?(关唱滚花)王著快人快事,写成剧本,一定大快人心。可叹时候已无多……(朱白)汉卿,就算在狱中,尽可写作,为何你会说时候无多呢?(关唱)你可知你我两人死期迫近?(朱白)嘎!死期迫近?(关白)莫非你有些惧怕不成?(朱白)我——我不怕。(关白)唉!四姐,为我《窦娥冤》一曲,累你如此田地,我于心又未安了!(朱白)汉卿说哪里话来。常言道:得一知己,死可无憾。我帘秀,能与大爷你这样之人一同赴死,我还有何不足呢?(关白)四姐,你是女中豪杰,令人钦敬,惟是你年尚青春,唉!死得未免过早呀!(朱白)方才我听到消息之时,的确心如絮乱,如今吗……,汉卿呀,正是:取义何须论死生,敢将颈血溅奸臣。窦娥教我朱帘秀,决不低头让敌人。(关白)好一个决不低头让敌人。我关汉卿呵,“玉可碎时不改白,竹宁保节愿焚身。关某本是汉家子,烈魄英风万古春。”(朱白)烈魄英风万古春!哎呀。(关唱相思尾腔)因何伤感?(朱唱反线小桃红)我惜君又痛君,剧坛如君有几人!曾劝你离大都,珍惜你有用身,奈你偏偏又不允。(关唱)我非无义汉,不甘心肠冷。单单你担危难,只手对敌人,是以挺身共担责任。(朱唱)这个弱女怎比君,君哪,你有锦心绣口,敢替百姓尽吐心中愤。(白)你那些剧本,一部部动地惊天泣鬼神。虽则与君同命是福分,何忍你一人,街头血染尘!栋折梁摧人儆伟,本惨言断不成声。(唱)教我如何不添愤,才有我为苍生悲痛悼斯文。(关唱)赏识我天下有情独有君,我们纵然同被杀,斩不断我们精神。写文字用血,更感人心。(朱白)对呀,往日说道,你敢写,我敢演,以为还是粉墨姻缘,想不到如今我们的血可以流在一处呀。(关白)四姐,我们正是风尘知己,生死同心。我这几天正写了一首词,名叫《蝶双飞》,正好为我们两人今天写照。待我取来与四姐一看。(朱白)待我看来。正是铁笔横挥,写尽英雄气;壮词浅出,激发女儿心。(唱蝶双飞)将碧血,写忠烈,化厉鬼,除逆贼,这血儿啊,化作黄河扬子浪千叠,长与英雄共魂魄!强似写佳人绣户描花叶;学士锦袍趋殿阙;浪子朱窗弄风月;虽留得绮词丽语满江湖,怎及得傲干奇枝斗霜雪?念我汉卿啊,读诗书,破万册,写杂剧,过半百,这些年风云改变山河色,珠帘卷处人愁绝,只为了一曲《窦娥冤》,俺与她双沥苌弘血;差胜那孤月自圆缺,孤灯自明灭;坐时节共对半窗云,行时节相应一身铁;各有这气比长虹壮,哪有那泪似寒波咽!提什么黄泉无店宿忠魂,争说道青山有幸埋芳洁。俺与尔发不同青心同热;生不同床死同穴;待来年遍地杜鹃花,看风前汉卿四姐双飞蝶,相永好,不言别。(白)汉卿!(禁婆白)呔,片刻时光,快些话别。(朱白)话别?(关白)哈哈……(朱白)汉卿呀,我们生死不言别。(关白)千秋共此心。
展开
吴颖其他歌曲
更多
吴颖的专辑
更多
关于Class01

粤ICP备10072383号-3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064号  版权所有 2009-2019 壹品网